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其他 > 盛夏之戀,總裁追妻忙 > 第152章:不生我的氣了吧?

盛夏之戀,總裁追妻忙 第152章:不生我的氣了吧?

作者:一夜盛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8 16:52:10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你再去碰機車,我就打電話去告訴蘇阿姨。"小姑娘站在窗邊,一臉憤慨的看著病床上胳膊上打著紗布的少年。

周風謹掏了掏耳朵,"小開心,咱們不學聒噪那一套,好不好,嗯?"

裔開心"啪"的一下打在他受傷的胳膊上。

周風謹頓時疼的呲牙咧嘴。

小姑娘坐在病床邊,眯著笑盈盈的眼睛看他:"你說誰聒噪呢?我剛纔冇有聽清楚。"

周風謹捂著胳膊,"№№小開心,你變了。"

盛夏聽到他出事的訊息趕來的時候,又是一番思想教育,周風謹低著頭,一副認真聽取教育的模樣,實際上卻在盛夏看不到的地方,跟裔開心不斷的打著小動作。

教育完了以後,正好遇到醫生前來查房,盛夏連忙詢問他的主治醫生,"大夫,他的傷怎麼樣?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醫生說不會,又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以後,便離開了。

盛夏回頭的時候,兩個孩子不知道怎麼就又鬨成了一團,盛夏見此也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笑話他們冇心冇肺的。

"盛阿姨,我知道錯了,你看我這不得到教訓了,您就彆皺著眉頭了,如果裔叔叔知道我又讓您操心,保不準怎麼教訓我呢。"他慣常的油嘴滑舌,三言兩語哄得盛夏的麵色多雲轉晴。

"知道害怕你裔叔叔,還不老實一點。"

"是是是,下次一定老實。"周風謹答應的倒是爽快的很。

"媽,他是在敷衍你,他纔不會長記性。"小姑娘抿著唇,在一旁告黑狀。

周風謹聞言,扭過頭,對著她做了一個鬼臉。

盛夏看著這兩個活寶,無奈的搖了搖頭,由著他們鬨騰。

而此時的薄氏集團。

薄老闆每隔二十分鐘就會看上一遍時間,反反覆覆,弄得前來彙報工作的高層還以為大老闆今天有什麼事情要做,一個個彙報起工作來,不要提多麼的簡潔和迅速。

隻是這看了半晌,也冇見到大老闆有什麼要出去的跡象,一個個不禁在心中泛起了嘀咕。

趙特助將甜點打包好送回來的時候,發現辦公室內的空氣已經不能用低氣壓來形容。眼睛在辦公室內看了一圈,也冇有發現有第三個人的存在。

"老闆,裔小姐№№"

"出去!"薄西顧沉聲道。

趙特助聞言,隻能保持沉默,將東西放下以後,走了出去。

在辦公室外麵,趙特助思索了數秒以後,終究還是冇有忍住,悄悄的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給裔開心打了個電話。

"裔小姐№№老闆的辦公室不好找,您什麼時候到?我下去接您?"

周風謹似笑非笑的看著來電顯示,"趙特助?薄西顧的左膀右臂?"

趙特助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男聲,微微一怔,"您是№№"

"周風謹。"他說,"告訴你們老闆,少打開心的主意。"

趙特助:"還請你把手機交給裔小姐。她跟我們老闆約定了見麵,現在№№"

"告訴薄西顧,不用等了,開心不會去。"說完,周風謹便掛斷了電話。

裔開心從外麵進來,看到他正拿著自己的手機玩遊戲,也冇有放在心上,兩人一起長大,也冇什麼秘密。

"遊戲我都通關半個小時了。"他埋怨她速度慢。

裔開心將他要的東西丟給他,"你怎麼不看看自己說的地方有多遠?"

周風謹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些心虛的不再說話。

半晌。

"裔小慫,你覺得,薄西顧這個人怎麼樣?"周風謹忽然轉動著手機問她道。

小姑娘抿了抿唇,"倏"的一下子把自己的手機拿走,手機作勢掐著他的脖子,瞪著滾圓的眼睛凶神惡煞道:"你喊誰是小慫?"

周風謹原本是想要直接拉開她的手,但是餘光卻瞥到了門口靜靜矗立著的一道身影,眼神閃了一下,"謀殺親夫啊№№裔小慫。"

裔開心真想拿東西堵住他的嘴,什麼話都能亂說。

薄西顧靜靜的站在病房門口,看著在裡麵鬨在一起,渾然忘我的兩人,眸色裡除了深幽還是深幽。

"老闆№№"

趙特助這一聲喊得並不大,加之病房門口的位置距離病床還有一段距離,按常理來說,裡麵的人是不會聽到的,但是鬼使神差的,裔開心就是聽到了,而且還回了頭。

當裔開心的視線跟薄西顧的視線互動對上的時候,她莫名的就有些心虛。"我№№"

"薄老闆大駕光臨,這是來看我的?"周風謹意味不明的說道。

薄西顧肅穆的眸子隻是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裔開心見他理都冇理自己,心情有些說不上來的失落,下一秒,就追了出去。

"裔開心№№"周風謹叫住她,"不要跟他有牽扯,他和我們不是一類人。"

裔開心的腳步頓了頓,背對著他,在原地站立了數秒,不是一類人№№這話,如果是放在昨天之前,她一定是讚同的。

可是,此刻她的腦海中浮現著的。卻是那個在月光下,身形寂寥好像盛滿孤寂的青年。

"我,就是去看看。"小姑娘咬著唇,低聲說這麼一句,最終還是離開了。

周風謹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裔開心跑出病房並冇有看到人,便一路徑直跑出了醫院,果不其然在醫院門口的公共停車位看到了正準備上車的薄西顧。

"薄西顧!"她氣喘籲籲的看他的名字。

薄西顧沉靜的眸色冇有任何變化,甚至連頭都冇有回一個。

"老闆№№是裔小姐。"趙特助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說道。

薄西顧神情冇變,保持著背對她的姿勢。

一向都是他在主動靠近她,小姑娘走過來的時候,其實心中還是有些忐忑的,她扯了扯他的衣袖,小聲的喊他:"薄西顧。"

薄老闆一向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尤其不想對她發怒,但是冇有人知道,當他從趙特助的口中得知,她爽約去醫院照顧另一個男人時,他心中是什麼滋味。

當頭一棒,一盆冷水將他雀躍了半天的心思澆滅乾淨。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抱著什麼心思走的這一趟,他想要知道,周風謹究竟是傷到了什麼程度,讓她爽約的時候,連跟他的打聲招呼的時間都冇有。

結果,他看到卻是兩人嘻笑打罵的畫麵。

周風謹那一句"謀殺親夫"更是讓他極力剋製的冷靜,差點化為灰燼。

"裔小姐,這是,有何指教?"他肅穆的微微側了側,看向她。

裔開心被他眼中的疏離和冷漠攝住,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薄西顧№№"

薄西顧神情寡淡的推開她的手,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砰--"當車門在她的眼前關上的時候,裔開心都冇反應過來,呆愣的站在原地。

薄西顧垂放在膝蓋上的手,不自覺的收緊,"開車。"

趙特助看了看車外睜著眼睛巴巴看著自家老闆的小姑娘,"老闆№№"

"我說,開車。"薄西顧一字一頓的說道。

趙特助隻好歉意的對著站在外麵的開心點了一下頭,然後開車離開。

被留下的小姑娘,呆呆的看著遠去的車輛,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覺得很委屈,鼻子酸酸的,心裡也酸澀的很。

車上的薄西顧,手掌攥的死緊,削薄的唇抿成一條線,好像是用儘了力氣,才能抑製住那句:"停車。"

趙特助透過後視鏡看著麵色冷硬的老闆,又瞥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小姑娘,無聲的就在心中歎了一口氣,"老闆,裔小姐年紀還小,這種事情,您要多給她一點時間№№"

被從小嬌寵到大的小姑娘,乾淨的同時難免就有些遲鈍。

而且,說到底,她不過纔剛剛成年的歲數,心理方麵還是個孩子。

這點。薄西顧何嘗不明白,可是,他已經等得太久太久,十五年№№

這個一個太過漫長的歲月。

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對誰這般用心,對誰這般念念不忘,而就像趙特助說的那樣,他心心念唸了這麼多年的愛人,還是個№№什麼都不懂得孩子啊。

他愛極了她的純真和乾淨,可有時候也會№№覺得無望。

他說了再多,明示暗示了再多,她做的,隻有躲避。

天知道,他是有多麼想,多麼想就這樣將她禁錮在身邊,讓她隻對著他笑。隻對著他撒嬌,隻對著他№№悲歡喜怒。

可是不能,她不是他圈養的金絲雀,而是鮮活明媚的陽光,他的自私在她的麵前,顯得那麼的肮臟而混亂。

即使,他,本就是個未達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可是,卻還是會想要,在她的麵前,做個君子。

薄西顧閉了閉眼睛,"回去。"

趙特助麵上一喜,"是,老闆。"

原路返回,兩三分鐘的時間便重新回到了醫院門前。

隻可惜,裔開心已經不在了。

車內一時之間安靜的什麼聲音都冇有,趙特助甚至已經不敢再去看自家老闆的臉色。

而事實證明,薄西顧的麵上確實也不好看,他自嘲的彎了彎唇角,"走吧。"

№№

"出什麼事情了?又跟風謹吵架了?"

餐桌上,一向胃口很好的小姑娘,戳著筷子,有一搭冇一搭的吃著,甚至有兩次夾空了筷子,都不知道。

裔開心也不知道是聽冇聽清楚,就隻是搖了搖頭。

盛夏很裔夜對視了一眼,同時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解和疑惑。

吃完飯以後,盛夏單獨來到女兒的房間,看著靠坐在床上,抱著大大的兔子出神的小姑娘。"有心事?"

小姑娘鑽進她的懷裡,悶悶的說道:"冇有。"

"長大了,跟媽媽也要保密了,嗯?"盛夏佯裝傷心的問道。

小姑娘抿了抿唇,聲音更低了一些,"№№薄西顧,薄西顧不理我了。"

小寶?

盛夏擰了擰眉,"你不是一向不喜歡他?"

小姑娘頓了頓,糾正她的用詞,"我以前,隻是害怕他。"冇有不喜歡他。

作為過來人,盛夏很輕易的就察覺出了女兒對於薄西顧態度的轉變,不動聲色的問道:"現在不害怕了?"

小姑娘點了點頭。

"你做了什麼,他不理你了?"依照如今薄西顧的行事作風,這麼外顯到來開心都能看出來的態度,倒是讓盛夏有些詫異。"

"他昨天為了保護我,手臂擦傷了,我跟他約好了今天要去幫他換藥,結果№№周風謹出了事情,我一著急,就忘了。"小姑娘越是說到後麵,聲音越低。

盛夏手扶著女兒柔軟的髮絲,眸色閃爍了下。

從開心的臥室出來,盛夏迎麵就跟從書房裡出來的裔夜撞了個正著。

"今天這是怎麼了?小的魂不守舍,你這去做思想工作,怎麼也心不在焉了?"裔夜打趣道。

盛夏有些擔憂道:"開心和小寶№№"她顯得有些欲言又止。

裔夜卻隻是笑了笑,"我們都不再年輕,小一輩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是不是命中註定,時間會給他們答案。"

就像№№當初的他們一樣。

緣來緣去,隻要有緣,隻要情之所鐘,終究兩顆心,是會碰撞在一起的。

對於他的這一套說法,盛夏不知道是該擔心還是該讚同,"你倒是想得開,那可是你親生女兒。"

裔總裁已經染上些須風霜的雙鬢,冇有了年少的戾氣和輕狂,"即使是親生女兒,我們也不可能包辦她的一生,不論她的選擇是誰,是對是錯,我們能做的,都隻有支援№№即使最後受了傷。這不是,還有我們嗎?"

他們會敞開懷抱,擁抱住她,替她慢慢的撫平身上的傷口,直到№№她擁有再去擁抱感情的勇氣。

或許是年紀大了,女人就會更加感性一些吧,盛夏聽著他的話,莫名的就覺得鼻子有些酸,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輕捶了一下,"這麼會說話,怎麼不見你對我說過什麼甜言蜜語?"

滿腔的溫情,都給了女兒。

裔夜輕笑著將人抱在懷裡,深邃的眉眼沉澱的更加濃情脈脈,"我們№№有一輩子啊。"

盛夏的心為之一顫,手臂不由自主的環抱住他精壯的腰身,"是,我們有一輩子。"

承諾的話,不到生命的最後儘頭,說出來,是不是都太像輕狂的謊言?

№№

次日,小姑娘早早的就去了薄西顧居住的彆墅,但是看到的卻隻是緊鎖的鐵門。

她鼓足勇氣,給他打去了電話,但是接聽的,卻是一道溫柔的女生,"薄總正在開會,如果您有什麼急事,可以告訴我,我會第一時間代為轉告。"

小姑娘抿了抿唇,掛斷了電話。

回過頭又看了一眼緊閉的鐵門以後。垂著腦袋走了。

辦公室內,接電話的女人有些敬畏的將手機還了回去,"老闆,我№№可以回去工作了嗎?"

當她忽然被趙特助帶進來,接這個電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是蒙的,不是,即使是現在都是蒙圈的狀態。

大老闆明明自己就在辦公室為什麼不自己接?

如果不想接的話,為什麼不直接掛斷?

不想掛斷的話,這不是趙特助在身邊嗎?

女職員一臉的疑惑,直到現在都冇解開。

趙特助看了眼薄西顧的臉色,揮手讓人離開,然後對著自己老闆那麵無表情的臉色說道:"老闆,該開會了№№"

薄西顧目光沉沉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冇有說話。

趙特助在心中無力的呐喊:能不能把以前那個雷厲風行。形式果決的老闆重新還回來?

老天爺似乎是聽到了他心中的呐喊,薄老闆在會議上,手腕冰冷到,整個會議室內噤若寒蟬。

"一個星期,這就是你們做出來的方案?"首座上淩厲的眉眼掃過,"今天下班之前,我要看到一份全新的方案,辦不到№№明天去人事交辭呈。"

一句話,讓試圖解釋的高層,冷汗都流了下來。

"唰"手中的檔案拋在會議桌上,四處飄散的紙張跟雪花一樣。

"新加坡這批有殘次的貨品是怎麼回事?"

跟隨薄老闆多年打江山下來的老人,一年到頭都不見得能見薄西顧當場發作一次,今天的會議可以說是連闖了多年的新高,這一場會議動怒的次數,比五年來的總和都要多。

眾人一個個恨不能把頭藏到桌子下麵去。也好過在這裡受這份驚心動魄。

一旁的趙特助幾次想要上前勸他平心靜氣,卻礙於他身上的寒意,冇敢輕易上前。

會議結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有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一動不動的坐在辦公桌前,感受著大老闆餘威的威懾。

"老闆№№該吃藥了。"趙特助將水和藥片放在他的手邊,低聲道。

薄西顧麵色不善的朝他瞥了一眼,手臂慢慢的收緊,但最終還是№№將藥片吞了下去。

趙特助見此,不禁長舒了一口氣,還好,隻是心情不好,終究還是有分寸的。

薄老闆這便是雷霆之怒,裔開心這邊也有些心不在焉,她心裡藏不住事情。所有的心事都寫在臉上。

好友宋娜娜看著她魂不守舍的模樣,忍不住好奇的打趣了一句:"小開心,你是不是揹著我跟哪位帥哥談戀愛了?"

小姑娘一愣,隨機反駁:"你不要胡說。"

宋娜娜"嘖嘖"兩聲,"我胡說?你自己拿鏡子看看自己這副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模樣。"

小姑娘趴在桌子上,一聲不吭的。

"來,跟我說說,我幫你出出主意,是誰?上次的那個帥哥?"宋娜娜胡亂的猜測著,卻冇成想被她歪打正著。

在裔開心點頭的那一瞬間,宋娜娜幾乎要驚撥出聲,"真的是他?"

她的聲音不小,引起了不少的矚目,裔開心臉皮薄,扯著她的衣服讓她小聲一點。

宋娜娜在一開始的震驚以後,慢慢的緩過了神,"來,小開心,快跟我八卦八卦,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

小姑娘皺了皺秀氣的眉,"我們冇有在一起。"

"冇在一起?"宋娜娜卻是一百個的不相信,"冇在一起,你在這裡悲傷挽秋個什麼勁兒?還有,冇在一起,上次我怎麼覺得,那位帥哥看著你的模樣,像是要把你給生吞活剝了?而且還親自做好了美食,特意來學校投餵你?"

"你說那盒雞翅是他自己做的?"裔開心表示震驚的抬起了頭。

宋娜娜一副敗給你的模樣,"你見到哪家飯店打包的飯盒會連個LOGO都冇有?"

小姑娘默默的回憶了一下,好像的確不像是從什麼餐廳打包的№№

"依我的觀察,那位帥哥,應該是運籌帷幄把你神不知鬼覺給吃了,你還樂嗬嗬給他數錢的類型№№所以,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宋娜娜百思不得其解。

小姑娘聞言卻有些不高興了,"你這是在嘲諷我嗎?"

宋娜娜搖頭,"不是№№頂多算是,實話實說。"

裔開心幽怨的眸子看著她:"№№"

宋同學有顆八卦的心,見她越是不說,心裡就越是著急,就差直接撬開她的腦袋好好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最後,在她的糾纏之下,裔開心將發生的事情簡單的闡述了一下。

宋娜娜聽完以後又是一番"嘖嘖"感歎,然後,賊兮兮的扯著她的胳膊,誘哄道:"小開心,我有辦法幫你消除他的怒火,成功以後,你怎麼感謝我?"

裔開心狐疑的看著她,"你想要什麼?"

宋娜娜笑的嘴巴差點都咧到耳後根,趴在她的耳邊,悄聲道:"你拍張薄帥哥的裸照給我。"

小姑娘嘴巴張成了"o"型,連忙搖頭,"不行不行,他不會讓我拍的。"而且,她№№她,怎麼敢。

"是朋友,就該為了她的眼福做點犧牲,他不讓你拍,你還不會偷拍?我教你№№等他洗澡的時候,你就偷偷的裝作在他的臥室找東西№№"宋娜娜事無钜細的講述的非常之詳細,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做了多遍。

"你放心,非常簡單,絕對萬無一失。"宋娜娜同學把自己的胸膛拍的非常響,以此來增加自己話語裡的可行性。

裔開心半信半疑的看著她:"真的冇事?"

"你放心,咱們什麼關係,我還能坑你嗎?"宋娜娜說道。

小姑娘皺著秀眉,停頓了一會兒,"№№你真的有辦法?"

宋娜娜:"冇問題,你就等好吧。"

轉眼間就到了宋娜娜信誓旦旦能打破僵局的日子,校運動會。

一大早,宋娜娜就把開心扯到了一邊,"讓你發的資訊發出去了嗎?"

小姑娘有些猶豫,"還冇有。"

宋娜娜一臉恨鐵不成鋼的將她手中的手機搶了過去,指尖快速的在上麵敲擊著,然後掃了一眼確認無誤以後。快速的按了發送。

裔開心想要看上一眼的機會都冇有。

與此同時,彆墅內的薄西顧看著日曆表上的日子,遲遲冇有去集團的打算。

趙特助不知道他在等什麼,也不敢催促,就在一旁候著。

"嗡嗡"手機震動了兩下,薄老闆掃了一眼,是一條簡訊。

"薄哥哥,人家知道錯了,以後一定不會再惹你不高興,你答應要來看運動會的,我等你呦。"

趙特助就在薄西顧身邊,手機震動的瞬間,他也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在看清楚上麵的字後,想要喝上一口水壓壓驚,結果喝的太急,再加上分神,頓時發出了震耳的咳嗽聲。

他的咳嗽聲,也成功的讓眸色一深的薄老闆回過神來,肅穆的眸子掃了他一眼,帶著警告的寒意。

趙特助連忙憋住,臉都紅了。

薄西顧拿過手機,一瞬不瞬的看著上麵的文字,似乎是想要在上麵看出一個洞來。

半晌,"去四方城大學。"

趙特助聞言二話不說就站起身,"是,老闆。"

這麼多天的陰霾,這是終於等到放晴的一天了?

趙特助心中彆提多高興了。

四方城大學。

"娜娜,這個運動褲會不會有點短?"小姑娘看著好友為自己準備的熱褲,都快到大腿根了。她的衣服都是淑女一類的,還從來冇有嘗試過這種類型的,雖然是運動褲,但這是不是太短了一些?

裔開心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不斷地想要往下揪。

宋娜娜看著她那兩條筆直白嫩的好像會發光一樣的長腿,狠狠的嚥了咽口水,連忙製止她的動作,"不短不短,正好。"

"可是№№"小姑娘還是心有疑惑。

"冇問題,相信我。"宋娜娜很是肯定的說道。

開心頓了頓,算是半信半疑的暫時相信了。

等兩人出來的時候,不少路過的學生,都要朝她們看上兩眼,尤其是要往裔開心兩條修長白嫩的雙腿上看兩眼,小姑娘雖然平日裡因為長相也接受過不少的矚目。但是這一次№№

總是覺得渾身不自在。

如果不是宋娜娜在一旁一直拽著她,不讓她臨時退縮,她早就跑回去把衣服給換了。

宋娜娜一路上拉著她,看著周遭男生們一個個垂涎的目光,心中默默的唸叨著:薄帥哥,薄老闆,看在我這一次給你謀這麼大福利的份上,你也要給我包個大紅包,感謝一下我這個大媒人不是?

四百米跑,被安排在了第五項,裔開心在一旁隨意的做做熱身運動,看著競技場上揮汗如雨的同學們,她不禁深深的為自己待會兒名次擔憂起來。

宋娜娜安慰她:"沒關係,隻要不是最後一名,我都敬你是個英雄。"

裔開心:"№№"

這算是安慰嗎?

正在壓腿的裔開心眼睛時不時的朝著進場的地方瞥上兩眼,宋娜娜看在眼底,笑了笑,在她看來,好友什麼都好,就是太慢熱遲鈍了一些,她不禁有些為薄老闆感到有些憋屈。

明明是個高富帥鑽石王老五,想要什麼女人不是揮揮手的事情,偏偏對上這麼一個不解風情的榆木疙瘩。

不過好在,這個榆木疙瘩有她這個軍師,也不算是一無是處了。

"啊!"

就在宋娜娜同學為自己的媒婆事業沾沾自喜的時候,忽然聽到裔開心痛苦的呻吟了一聲,然後驀然倒在了地上,撫著腳踝的位置,紅了眼眶。

宋娜娜連忙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罪魁禍首。惱怒道:"撞到了人,連一句道歉都冇有嗎"

撞人的女生一向很宋娜娜和裔開心不對盤,手臂環胸,盛氣淩人道:"撞到就撞到了,這麼大聲乾什麼?這醫藥費我出了。"

宋娜娜掐著腰:"你出?你以為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就是№№"

女生絲毫不將她看在眼裡,打斷她的話道:"我什麼?你有什麼證據我是故意的!"

"趙特助,你來告訴她,有什麼證據!"一道帶著淩冽寒意的男聲,從後方傳了過來。

薄西顧周身似乎是過著尖銳的寒冰,一雙肅穆的眸子射在人的臉上,像是利刃。

"薄老闆你來的正好,這個女人,她欺負你們家開心。"宋娜娜慣常是會看臉色的,見到他來了,毫不猶豫的搞起了黑狀。

薄西顧過目不忘,對她有些印象,對她微微點了一下頭以後,攔腰將呆愣中的小姑娘抱了起來。

"這裡,交給你。"臨走前,他頓步,對著趙特助沉聲說道。

冇有多看那名撞人的女生一眼。

宋娜娜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抿著唇,發出"嘖嘖"的讚歎聲,"薄老闆就是薄老闆,霸氣。"

因為事發突然,所以並冇有多少人圍觀,但是這公主抱走在校園裡的舉動,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小姑娘此刻卻冇有多餘的精力去注意這些,而是仰著麵頰,小心翼翼的問他,"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醫務室。"他沉聲。

隻是當兩人到了醫務室以後才發現,裡麵的老師竟然不在。

薄西顧將人放到床上,肅穆的眸光掃視了一遍放藥的櫥窗以後,從來麵拿了一瓶雲南白藥和塗抹的藥膏出來。

裔開心看著一言不發準備給自己脫掉鞋子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薄西顧握著她的腳踝上方一點的位置,眸色深深的看她一眼,"乖一點。"

小姑娘不動彈了,由著他的動作。

他溫熱的手掌按壓揉搓著她的受傷的腳踝。

"薄西顧№№"她輕輕的喊他,"你來,就是不生我的氣了吧?"

他閉口不言,掀眸看她的時候,目光卻在觸及她那兩條白嫩嫩的長腿後,狠狠頓住。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